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(mǎn)天

2024-04-15 12:26:33 來(lái)源:《小康》·中國小康網(wǎng) 作者:蘭草 責任編輯:周經(jīng)韜 字號:T|T

  文|蘭草

  他,退休后,不是像同齡人一樣,滿(mǎn)世界逍遙游,而是返聘到遵義市人民醫院,不遺余力地培養著(zhù)雙師型青年骨干醫生—— 既能在臨床一線(xiàn)大展身手、救死扶傷,又能在講臺上揮灑自如地為醫學(xué)生講好課的青年教師人才。

  從2012年至今,他已經(jīng)在本院完成23期雙師型學(xué)員培訓,總培訓人數達150余名,其中有近20名學(xué)員已成為一醫的科室骨干或科室負責人,近30名學(xué)員報考了碩士研究生,有近10名學(xué)員考上了博士生。同時(shí)也榮為遵義市高等醫學(xué)院校的合格教師,為高等醫學(xué)院校教師隊伍發(fā)展注入了“新鮮血液”。

  年逾古稀的他說(shuō),只要被需要,我愿意繼續為“雙師型骨干醫生培養工程”燃燒自己,為遵義市高等醫學(xué)教育的可持續發(fā)展繼續做貢獻。

  他,是原遵義市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(cháng),72歲的曹建林教授(下面筆者親切稱(chēng)他為曹老)。

  

  將時(shí)間拉回到2012年,彼時(shí)曹老所在醫院已被省教育廳核準為貴州省高等醫學(xué)教學(xué)基地和遵義醫學(xué)院非直屬附屬醫院。當時(shí),這支教師隊伍普遍存在“教學(xué)基本功欠缺、教學(xué)水平難以提高,教學(xué)能力難以提升”的問(wèn)題,而這,都緣于當時(shí)的師資培養措施不力。如何把的青年臨床醫生培養為既是一線(xiàn)的優(yōu)秀臨床醫生,又是高等醫學(xué)院校的優(yōu)質(zhì)教師(即雙師型人才),成為曹建林教授不斷探索的一個(gè)課題。

  時(shí)年,曹老憑他近40年教學(xué)經(jīng)驗找到了突破口,在院領(lǐng)導的支持,即開(kāi)辦“雙師班”——從本院一線(xiàn)科室報名和推薦,學(xué)歷有本科生、研究生及博士生遴選出6~8個(gè)口才較好的、不同學(xué)科的青年骨干醫生或護士,進(jìn)行為期半年(每周3個(gè)學(xué)時(shí)教學(xué)課+每周一次門(mén)診教學(xué),或病房教學(xué)查房等。半年總累計學(xué)時(shí)為72小時(shí))的培訓。

  雙師班教學(xué)以學(xué)員實(shí)踐為主,邊實(shí)踐邊整改,即在每周對不同學(xué)科的學(xué)員,分別確定一個(gè)主題,學(xué)員用一周時(shí)間準備,下一周由學(xué)員上臺講解,然后由導師曹老進(jìn)行當場(chǎng)點(diǎn)評。點(diǎn)評的重點(diǎn)大多是不允許學(xué)員在授課時(shí)出現念課、背課及教條式講解方式,必須代之以“說(shuō)”的形式,互動(dòng)為主,講解每一個(gè)癥狀和體質(zhì)都必須要與基礎知識有機銜接,要讓聽(tīng)課者要知其然,還需知其所以然;要求學(xué)員在授課時(shí)將用心、腦、眼、神及肢體語(yǔ)言融為一體;充分發(fā)揮語(yǔ)言的技巧(包括語(yǔ)音、語(yǔ)速及抑揚頓挫等);指出如何達到教師應擁有的范兒和魅力等等。告訴學(xué)員授課好的標準就是聽(tīng)課者對老師的授課內容是否有興趣;是否記住了重點(diǎn)知識;你是否成為了學(xué)生的偶像,學(xué)生成為了你的粉絲。

  制作PPT是教師授課的首需,是授課者的“臉面”,為此曹老在68歲才開(kāi)始學(xué)習自己制作PPT。他說(shuō)只有自己會(huì )了才能教會(huì )學(xué)員,再難也得學(xué)。就此曹老給予學(xué)員諸多寶貴的建議:一個(gè)優(yōu)質(zhì)PPT要有清晰的主題和邏輯結構,還要注重美觀(guān)性和實(shí)用性,布局要簡(jiǎn)潔明了,切忌花哨。PPT中的圖片、圖表和文字應相互配合,共同闡述觀(guān)點(diǎn),使聽(tīng)眾能夠更容易理解和記住講課的內容。在選擇圖片時(shí),要注意其清晰度、相關(guān)性以及圖片的視覺(jué)沖擊力,切忌使用模糊或與主題無(wú)關(guān)的圖片等等。

  

  在臨床能力培養中,出門(mén)診教學(xué)和查房教學(xué)始終強調對病人的人文關(guān)懷的重要性,疾病診斷永遠不要忽視“三基三嚴”,重視詢(xún)問(wèn)病史和體格檢查,不要放棄任何對疾病有價(jià)值的診斷線(xiàn)索,切勿僅靠實(shí)驗室和其他輔助檢查作為疾病的診斷依據。作為筆者有幸和學(xué)員一起參加了一次查房,徹底征服了所有參加的人員。由學(xué)員先匯報一位癌癥晚期的女性病人的情況,并提供了診斷“卵巢癌”輔助檢查的依據。曹老聽(tīng)完病史匯報后立即對病人進(jìn)行了詳細的病史詢(xún)問(wèn)及體格檢查,當曹老獲得病人在飲酒后加重;皮膚有搔癢及觸摸到右側腋窩腫大的淋巴結;結合體溫的特殊變化等,突然露出犀利的眼神,嚴肅地告訴大家:這個(gè)病人的診斷可能要考慮淋巴瘤而并非是卵巢癌。而后對整個(gè)病情逐一進(jìn)行分析,要明確診斷須通過(guò)淋巴結的活檢。此時(shí)參與查房絕大多數人員都有一個(gè)共同疑惑:僅50分鐘的查房就能推翻影像學(xué)的診斷?在一周后,病理結果證實(shí)是淋巴瘤時(shí),學(xué)員們感到是震驚和感嘆!震驚的是最后診斷就是淋巴瘤,感嘆的是老師既然有如此扎實(shí)基礎知識和嚴謹的邏輯思維,學(xué)員們直嘆“太神了!”。

  殊不知曹教授早在2002年在醫學(xué)界就享有“醫學(xué)福爾摩斯”的稱(chēng)號,曾經(jīng)出版有關(guān)疾病診斷的醫學(xué)著(zhù)作有15部,共達達800余萬(wàn)字。代表作有《常見(jiàn)的疑難病和疑難的常見(jiàn)病叢書(shū)》200余萬(wàn)字及《實(shí)用臨床癥狀及體征診斷聚焦》300萬(wàn)字。

  

  為期半年的培訓結束后,學(xué)員們要進(jìn)行結業(yè)講課匯報比賽,每人講20分鐘。測評人士是來(lái)自遵義醫科大及其附屬醫院相關(guān)學(xué)科的專(zhuān)家評委和一醫的評委,測評體系則是遵義醫科大一貫執行的教師講課測評體系。學(xué)員們在這一時(shí)刻都會(huì )感到壓力和緊張,曹老每每都像自己的孩子升學(xué)考試一樣,給他們鼓勵,放下包袱,相信自己......。每一期學(xué)員的講課匯報,都讓評委專(zhuān)家們贊嘆用“震撼”或“不可思議”為總結詞,因為無(wú)論再好的教師不可能只用了“72小時(shí)“的培訓,就能讓一個(gè)當眾發(fā)言會(huì )犯怵的人變成一個(gè)在講臺上落落大方、條理分明地講課的醫學(xué)教師;能從PPT的零基礎的學(xué)員做到每張PPT都重點(diǎn)突出,且賞心悅目;最感嘆的是每期學(xué)員都能獲得高分畢業(yè)。許多評委毫不掩飾地說(shuō):“曹老通過(guò)72小時(shí)的速成培訓班,學(xué)員完全可以和我們醫科大的具有多年教學(xué)經(jīng)驗的教師相媲美”。

  從2012年起,雙師班學(xué)員每年有了參加全國/省/市/醫科大等青年教師講課比賽。因他們的突出表現都能頻頻獲獎,滿(mǎn)載而歸。有獲全國一、二、三等獎的,省、市獎就更不為少數。學(xué)員中大多數當上了遵義市高等醫學(xué)院校的授課教師,成為高等醫學(xué)院校教師隊伍里的“新鮮血液”。

  有業(yè)界人士如是評價(jià),曹教授對小班制“雙師”培養模式的探索,逐步為市一醫建立起“教學(xué)基本功扎實(shí)、教學(xué)能力強、教學(xué)水平高”的青年教師隊伍,為遵義高等醫學(xué)院校的可持續發(fā)展注入了動(dòng)能。曹老撰寫(xiě)的論文《非直屬附屬醫院“雙師”培訓模式探討》在北大核心期刊發(fā)表后,“雙師”培訓模式”已引起業(yè)界的關(guān)注。

  四

  “雙師班”不僅教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還有1/3的課程是面授做人、做事等課程。面對現在的年輕醫護人員,他(她)們從小被嬌生慣養,獨立思考能力差,難于與社會(huì )融入等特點(diǎn),曹老認為如果做人都做不好,又何能成為雙師型的骨干學(xué)員?大多數學(xué)員都已結婚為父為母,由于缺乏經(jīng)營(yíng)家庭和教育孩子的經(jīng)驗,便相處成了“一地雞毛”,如果后院起火又怎么能干好事業(yè)? 所以曹教授在安排專(zhuān)業(yè)課的同時(shí)還專(zhuān)門(mén)用心設計了《勇氣與自律》、《個(gè)人執行力》、《孩子教育的原則》、《構建和諧家庭》及《人生需要蛻變》等。

  一位醫學(xué)專(zhuān)家能講好這些課程嗎?

  熟知曹老的人都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上海人,1969年3月年僅15歲的他已遠離他鄉來(lái)到遵義綏陽(yáng)縣當了知青,5年的知青生活把他磨煉成了比同年人更加自信和成熟,由公社推薦為工農兵大學(xué)生,被遵義醫學(xué)院錄取。三年的學(xué)習因表現優(yōu)異,畢業(yè)留校分配在醫學(xué)院附屬醫院內科工作。通過(guò)自己的刻苦努力和頑強拼搏,在1998年就晉升到了教授、主任醫師。1999年3月服從組織安排出任遵義專(zhuān)區醫院副院長(cháng)(分管業(yè)務(wù)),2002年當選了遵義市九三主委及政協(xié)副主席,直至2016年退休被醫院返聘。正因為這般人生履歷,注定了他必然能講好人生的這堂課。有許多學(xué)員都會(huì )驚訝的問(wèn):

  “老師您肚子里怎么有這么多貨呀?”

  “老師您講的很多知識點(diǎn)都是我們現在所迷茫和糾結的”。

  “句句都講到了我們的心坎里了”。

  “如果早點(diǎn)遇到曹老師,我們的人生絕不可能像現在這樣”。

  此時(shí)曹老常會(huì )說(shuō)“你們經(jīng)歷過(guò)的或沒(méi)有經(jīng)歷過(guò)的老師都經(jīng)歷過(guò)。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天生就會(huì )的,都是通過(guò)細心觀(guān)察、模仿、總結及反省,不斷去改變和創(chuàng )新,就會(huì )變得優(yōu)秀”。

  在培訓期,有些學(xué)員的學(xué)習常會(huì )感到力不從心,當曹老發(fā)現后會(huì )第一時(shí)間指出“笨鳥(niǎo)要學(xué)會(huì )先飛,只要下功夫你們都能成為優(yōu)秀者。人在光鮮的背后,都伴隨有艱難和痛苦,不難哪有甘,不苦何來(lái)甜”。

  他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的話(huà)語(yǔ)熨帖著(zhù)一個(gè)個(gè)學(xué)員的心。在他的悉心關(guān)懷下,有20多名學(xué)員挽回了差點(diǎn)破裂的婚姻。還寄予所有學(xué)員:生活不僅僅是為了追求物質(zhì)上的滿(mǎn)足,更重要的追求精神上的富足!努力成為優(yōu)秀的人,成為對醫院、對社會(huì )有貢獻的人!

  業(yè)內人士提起能培訓雙師班的導師非曹老莫屬,絕無(wú)二人可替代。

  

  在這次采訪(fǎng)時(shí)曹老才透露他在年輕時(shí)就身患強直性脊柱炎、十二指腸球部潰瘍、纖維性肌痛癥及近年來(lái)的呼吸睡眠暫停綜合征。眾所周知這些都是嚴重折磨身心健康的疾病,但在外表除了能見(jiàn)到曹老佝僂著(zhù)背外,幾乎看不出是身患多病的老人,甚至看上去比同齡人還顯得小幾歲。出于好奇的問(wèn)題:

  “怎么會(huì )有如此強的抗病能力?”

  “怎么能做到一天可以站立6小時(shí)的授課?”

  “又需要多少個(gè)熬更守夜的備課、修改教案?”

  “作為12年的指導教師從未請過(guò)一天假(包括疫情期間)?”

  “他對學(xué)員又有多少時(shí)間能做到有問(wèn)必答,有惑必解?”

  答案就是他常說(shuō)的:“人生拼的不是智商和情商,拼的是毅力和勇氣”。

  古訓道:“一日為師終身為父”,而我要做到的是:“一日為父則應終身為子”。

  這就是教師的情懷。

  聽(tīng)一聽(tīng)每期畢業(yè)學(xué)員都會(huì )為他們敬愛(ài)的曹老獻上最深情的“告白”:

  “您是蠟燭,燃燒自己,照亮了我們?!?/p>

  “您不僅教會(huì )了我們知識,更教會(huì )了我們如何獨立思考,如何面對人生的挑戰,如何勇往直前。您的教誨如同燈塔,指引我們在茫茫的人生海洋中堅定前行?!?/p>

  “您亦師亦友,我們半年的受教社會(huì )、老師、父母都沒(méi)有教過(guò),唯獨是您讓我們受益匪淺。您就是父親對我們不離不棄”

  ……

  “感恩遇見(jiàn)您,您是我們學(xué)習的榜樣。在今后的日子里,我們定將牢記您的教誨,努力工作。用您傳授的講課藝術(shù),傳道授業(yè)解惑,為衛生健康事業(yè)發(fā)展貢獻一份力量;我們定將認真生活,努力成為一個(gè)像您一樣發(fā)光發(fā)熱的人”。

  每當畢業(yè)典禮主持人宣布曹老給學(xué)員頒發(fā)結業(yè)證書(shū)時(shí),學(xué)員都會(huì )熱淚盈眶,隨之曹老的眼睛也會(huì )有控制不住的淚花,整個(gè)場(chǎng)面真的十分感人,此時(shí)才會(huì )真正感受到何謂師生情深。在當今的教學(xué)中真的很難很難能見(jiàn)到這種場(chǎng)景了。

  每期學(xué)員畢業(yè)時(shí),他卻經(jīng)常告訴畢業(yè)的學(xué)員:“畢業(yè)不是終點(diǎn),而是新的開(kāi)端,醫療教學(xué)不僅僅是工作,是肩負與你們的事業(yè),未來(lái)事業(yè)是需要你們去傳承、去播種、去收割......”。

  

  曹教授在市一醫成功培養出雙師型醫生教師后,又開(kāi)始了對雙師型護士的培養。2022年,在又一期護理雙師班結業(yè)匯報講課的測評工作結束后,身為測評專(zhuān)家之一的遵義醫科大護理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鄧仁麗欣然告訴在場(chǎng)的護士學(xué)員,你們可以報考我院的研究生,如果上線(xiàn),我定優(yōu)先錄取你們。鄧院長(cháng)的一番話(huà)道盡了她對市一醫雙師班模式的高度認可,曹教授為此欣然。今年有位學(xué)員喜出望外地向曹老報告:“她考取了鄧老師的研究生”。曹老欣喜的回復:“這是你努力的結果,加油!”

  有麝自然香。曹教授在市一醫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小班制雙師班模式,受到其他兄弟醫院的強烈關(guān)注。近年,航天醫院、遵義市第四人民醫院、紅花崗區人民醫院院長(cháng)紛紛出面盛情邀請曹教授“出山”,為他們各自的醫院培養雙師型骨干人才。對此,曹教授欣然接受,樂(lè )此不疲。

  此后,曹教授走馬燈似地穿梭在幾所醫院,從周一到周五,馬不停蹄地為各院的雙師班授課。2022年,他在市一醫、市四醫之間、航天醫院之間交叉進(jìn)行培訓?,F如今,每周一、二、三上午,他在市一醫為3個(gè)班上課。每周四、五上午,則在紅花崗區人民醫院培訓學(xué)員。

  “您對醫療教學(xué)事業(yè)為何如此執著(zhù)和癡迷?”

  曹老說(shuō)“如果是一顆青草,也應該拼命生長(cháng)出來(lái),為大自然增添一份綠色;若是苔花,也要像牡丹那樣綻放”。

  對于年逾古稀的曹老來(lái)說(shuō),培養雙師型人才,為促進(jìn)遵義高等醫學(xué)院校的發(fā)展做著(zhù)自己喜歡的事就無(wú)懼苦累,因為這樣的苦累會(huì )帶給他一種成就感,這是一種幸福和快樂(lè )。

  “退休后,我遇上了最好的自己”,曹教授說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,眼睛里閃過(guò)一絲光。佝僂著(zhù)脊背的曹老,是如此的高大,他讓筆者想起一句古詩(shī)“莫道桑榆晚,為霞尚滿(mǎn)天?!?/p>

編輯:王芳

相關(guān)推薦


科學(xué)強國 綠色發(fā)展
掃碼關(guān)注中國小康網(wǎng)公眾號!
ID:chxk365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