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興詩(shī):為地質(zhì)工作奉獻全部青春

2024-04-22 15:02:10 來(lái)源:《小康》·中國小康網(wǎng) 作者:于靖園 責任編輯:王一 字號:T|T

中國小康網(wǎng) 記者于靖園 左手做地質(zhì)研究,右手寫(xiě)科普科幻,今年已經(jīng)93歲高齡的劉興詩(shī)依舊對科學(xué)有著(zhù)無(wú)限追求。

QQ截圖20240405183828.png

  無(wú)悔的奔赴 作為一位地質(zhì)工作者,劉興詩(shī)在他的大半輩子里,走遍了全國各地。供圖/受訪(fǎng)者

  曾任成都理工大學(xué)學(xué)科專(zhuān)業(yè)建設高級顧問(wèn)的劉興詩(shī),今年已經(jīng)93歲了。他是地質(zhì)學(xué)教授,是史前考古學(xué)研究員,是果樹(shù)古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學(xué)研究員,也是知名科普作家。

  1931年5月8日,劉興詩(shī)出生在武漢。上世紀40年代,劉興詩(shī)在戰亂之中的重慶完成了中學(xué)教育?!拔沂窃诜榛疬B天的時(shí)代長(cháng)大的,小學(xué)時(shí)代就拉了兩個(gè)同學(xué),結拜兄弟,流淚宣誓。誓詞是以身許國,永不后悔?!?/p>

  向最危險最艱苦的地方奔赴

  1950年的高考,學(xué)校自主招生,劉興詩(shī)報考北京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,保險起見(jiàn),又報考了重慶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。為什么選擇地質(zhì)系?對此,劉興詩(shī)的理由很簡(jiǎn)單:“國家建設首先需要礦產(chǎn),地質(zhì)工作最艱苦、最危險。我們不干,誰(shuí)干?”

  1950年,劉興詩(shī)考入了北京大學(xué)地質(zhì)系。1952年院系調整中,他隨之轉入燕園北大的地質(zhì)地理系。

  劉興詩(shī)還記得走進(jìn)北大校門(mén)后的“第一堂課”,是在北大地質(zhì)館里,接受中央地質(zhì)指導委員會(huì )(地質(zhì)部前身)代表的歡迎?!芭f中國留下的地質(zhì)工作者,只有100多人。今天你們在座的新同學(xué)也有100多人。我們新中國的地質(zhì)隊伍一下子就翻了一倍,真好呀!”這一席話(huà),使他備受鼓舞,巴不得第二天就走進(jìn)山野,全心全意為祖國奉獻青春,“百死而不悔”。

  后來(lái),劉興詩(shī)也確實(shí)如他所想所愿,全心全意為祖國奉獻了全部青春。

  畢業(yè)留校任教后不久,在北大清華支援兄弟院校建設的時(shí)代潮流中,劉興詩(shī)響應號召回到南方,先后在武漢、成都等地任教,并開(kāi)展艱苦的地質(zhì)科考工作。

  地質(zhì)科考工作非常艱苦和危險。劉興詩(shī)幾十年來(lái)親身經(jīng)歷了種種險境。比如:攀爬上百米高的筆直危崖,強渡峽谷里的洶涌激流;深入沙漠、高原、密林、沼澤、冰峰、大山和空無(wú)一人的荒原;手無(wú)寸鐵面對兇悍的北極熊,小船劃進(jìn)海上的大白鯨群,無(wú)數次遭遇毒蛇和野獸;在峽谷翻船,在雪原翻車(chē),在海上汽艇失火,在高山上跌下馬背,甚至滾下陡峭的山坡……

  作為一位地質(zhì)工作者,劉興詩(shī)在他的大半輩子里,走遍了中國各地。冰川雪嶺、高原平原、丘陵峽谷、草原荒漠、湖泊沼澤、洞穴秘境、戈壁海洋......他艱苦備嘗,留下了這許許多多深刻的記憶。

  除了地質(zhì)學(xué)教授的身份,他也是聞名遐邇的科普、兒童文學(xué)作家。1945年開(kāi)始發(fā)表第一篇作品,1952年開(kāi)始科普創(chuàng )作,他的作品備受青少年的喜愛(ài)。

  比如《劉興詩(shī)爺爺的中國地理探險小說(shuō)》。這本書(shū)中故事發(fā)生的地點(diǎn),既有地處云南的世界級自然保護區高黎貢山,也有青藏高原的神山岡仁波齊和神秘的古格王朝遺址,還有新疆阿爾泰地區廣漠的戈壁灘。這些自帶神秘光環(huán)的秘境,在許多人心中是一生必看的美景,但也不是我們平時(shí)說(shuō)走就走的地方。在書(shū)中劉興詩(shī)帶著(zhù)每一個(gè)讀者進(jìn)行深度游。

  其實(shí)這些地方,都是劉興詩(shī)作為地質(zhì)科考隊員,親身到達不止一次的地方,通過(guò)常年觀(guān)察,對故事中的一草一木都有深入細致的精準刻畫(huà),因此讀起來(lái),就像自己親自到達了一樣。

  書(shū)中涉及的人文、地理、歷史、自然等知識,與故事完美結合,科學(xué)知識、歷史背景都經(jīng)過(guò)劉興詩(shī)嚴格考證,可以讓讀者邊讀故事,邊吸收方方面面的知識。

  雖說(shuō)今年已經(jīng)93歲高齡,劉興詩(shī)依然保持了勤奮、執著(zhù)的工作態(tài)度,筆耕不輟,為少年兒童創(chuàng )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精品力作。由黑龍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《寫(xiě)給孩子的自然災害科普書(shū)》是劉興詩(shī)2024年出版的第3套書(shū),也是劉興詩(shī)寫(xiě)的第529本書(shū)。

  坐輪椅也要去野外考察

  不過(guò),劉興詩(shī)認為對于他來(lái)說(shuō),寫(xiě)書(shū)仍然是副業(yè),地質(zhì)工作才是他的主業(yè)。從事地質(zhì)工作70多年,劉興詩(shī)是國家科技進(jìn)步獎獲得者、地質(zhì)學(xué)家。他曾與我國著(zhù)名的古人類(lèi)學(xué)家賈蘭坡院士、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院原考古研究所安志敏所長(cháng)、北京大學(xué)原考古系副主任呂遵鍔教授等人一起工作過(guò)。在一次學(xué)術(shù)會(huì )議上,劉興詩(shī)被他們共同授予“史前考古學(xué)研究員”的稱(chēng)號。近年來(lái),90多歲高齡的他,仍然和北京大學(xué)、成都理工大學(xué)的師生一起,多次去龍門(mén)山考察,探索三星堆銅礦的來(lái)源。

  今年2月份,劉興詩(shī)向成都理工大學(xué)提出了一份野外工作的清單。其中包括三峽、四川盆地、廣西、湖北,以及古蜀文明等一些野外工作課題,希望得到支持,跑一些地點(diǎn)。

  “再不出野外工作,我就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了。以現在的體質(zhì)狀態(tài),還能夠坐輪椅完成這些工作。有一些朋友提出勸告,大意是已經(jīng)90多歲了,應該好好休息,保重身體。有人說(shuō),自己都想躺平了,你這么大年紀還干什么,統統都是好意,謝謝了?!?/p>

  劉興詩(shī)表示,他提出的幾個(gè)課題都很重要?!耙晕野l(fā)現的巫山黃土來(lái)說(shuō),十分典型,甚至在秭歸還有黃土窯洞,幾乎和西北地區一模一樣。我做過(guò)一些實(shí)驗室分析,從掃描電子顯微鏡下拍片觀(guān)察,其石英顆粒具有明顯的風(fēng)成砂的特征??上У氖侨龒{大壩蓄水后,沉下水底,再也不能重睹原貌了,只留下當年我拍攝的幾張照片,顯得十分不足?,F在得到新的線(xiàn)索,在巫山境內一個(gè)地點(diǎn)還有分布。所以,應該去考察一下?!眲⑴d詩(shī)說(shuō),另一個(gè)項目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許多中外地質(zhì)學(xué)家在重慶沿江地帶,共同建立的第四紀地層標準剖面,也因為三峽大壩蓄水后,加以城市建設的影響,已經(jīng)不復存在了。

  “因此我提出在瀘州和宜賓之間展開(kāi)一次普查,重新建立這個(gè)中國南方極其重要的剖面。大家說(shuō),是不是應該做這個(gè)工作?其他包括古蜀文明在內的一些課題,也需要繼續。以古蜀文明的一些問(wèn)題而言,考古學(xué)家有他們的看法,我們也有自己的看法,是不是也應該按照我們的思路干下去?類(lèi)似的問(wèn)題還有好幾個(gè),我仔細考慮過(guò),當前我最熟悉,不能因身體原因就這么放棄了。身為地質(zhì)工作者,特別是這些工作沒(méi)有誰(shuí)比我更熟悉,是不是有責任站出來(lái),完成這些工作?我不會(huì )要什么榮譽(yù)和報酬。只是考慮到這些工作很重要,當前我是最熟悉的。趁自己還健在,有年輕人的幫助下,坐著(zhù)輪椅還可以干一下。如果再拖下去,我真的不行了,是不是?”

  劉興詩(shī)對自己說(shuō)過(guò),“九十不努力,百歲徒傷悲”。當年選擇了地質(zhì)工作,他發(fā)自?xún)刃牡卣J為自己就應該盡力做一點(diǎn)應該做的工作?!爱斎?,現在我每天還在寫(xiě)作,今年突破600本書(shū)沒(méi)有問(wèn)題了,那也需要在有生之年抓緊時(shí)間。但是寫(xiě)作多少是自己的事情,多一本、少一本,沒(méi)有太大的關(guān)系。地質(zhì)工作就不同了,我提出的一些問(wèn)題,自己是最佳的人選,必須當仁不讓?zhuān)J真完成這些任務(wù)。此時(shí)此刻不能考慮自己的什么年齡問(wèn)題了,只考慮需要。當然,不是離了你,地球就不轉了,而是在當前情況下,我是最佳人選,就應該抓緊時(shí)間干這個(gè)工作。這些問(wèn)題都應該解決,我是目前最佳的人選。所以就不是什么身體的問(wèn)題了。如果不立刻行動(dòng),往后身體更不好了,怎么辦?想清楚了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就必須立刻動(dòng)手?!?/p>

  劉興詩(shī)說(shuō)立刻動(dòng)手,就真的立刻動(dòng)手。在今年春節期間,在年輕人的幫助下,他坐著(zhù)輪椅去現場(chǎng)考察,進(jìn)行野外地質(zhì)工作,不畏艱辛,只想多為祖國做貢獻。

(《小康》·中國小康網(wǎng) 獨家專(zhuān)稿)

本文刊登于《小康》2024年4月上旬刊

相關(guān)推薦


科學(xué)強國 綠色發(fā)展
掃碼關(guān)注中國小康網(wǎng)公眾號!
ID:chxk365
返回頂部